香港六合彩狮王论坛:第十五章 立若碧山亭亭豎

13香港六合彩生肖表 www.ymjln.icu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談了舊事,又說起崔元修,安玉秀仍舊帶著怒意,道:“我那日回府之后,又托付多人前往崔府說合??紗拊藜蛑逼廴頌?,無論誰的顏面都不顧,最后竟閉門謝客,躲了起來。微之,要不我引薦別的大儒給你,若論學識,并不比崔元修遜色多少!”

徐佑婉拒,金陵大儒雖多,可研究《尚書》而享有盛名者,只有崔元修一個。如今崔元修騎虎難下,他又何嘗不是?若求師不成,立刻改投別處,之前苦心經營的形象必然會受到一定的影響,得不償失。

迎難而上,才是破局的法門!

公主府不便久留,免得傳出去風言風語,辭別安玉秀離開,剛回到住處,冬至來報,道:“小郎,房內有位故人等候多時,不妨猜猜是誰?”

徐佑瞧著冬至滿臉的歡喜,不用猜也知道來的何人。匆匆數年,雖時常有鴻雁傳書,可終歸緣鏘一面,今時今日,他鄉重逢,未免有幾分唏噓。

推開門,午后的陽光透過枝葉將徐佑映出長長的倒影,在倒影的盡頭,站著如鶴立雞群的詹文君。

聽到身后的聲響,她緩緩轉身,歲月不曾吹打的容顏,依舊雕刻著昔日的英挺和美麗,仿佛造物主的厚愛籠聚在身體曲線的起伏和玲瓏之間,那秋天的風,冬天的雪,都不似此刻的女子迷人。

詹文君緩緩下拜,道:“見過七郎!”

徐佑躬身回禮,道:“四娘!”

兩人一時無言,氣氛略顯得尷尬。詹文君凝視徐佑良久,嫣然笑道:“那日在明玉山的書房里,七郎可不像這會般的守禮君子……”

徐佑沒想到詹文君第一句話竟然是調戲,失笑道:“山中無老虎,我這猴子才敢稱大王。如今身在帝都,天子腳下,膽氣隨之消散無蹤了!”

詹文君眼波婉轉,眉眼如畫,道:“我聽不太懂……”

“通俗點說,就是有色 心,而無色 膽!”徐佑口風一轉,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纏,問道:“郭公尚在金陵嗎?”

詹文君卻一反常態,沒有回答,往前走了兩步,距離徐佑呼吸可聞,雙眸如同月光,清澈明亮,充滿了特別的吸引力,道:“若家舅不在金陵呢?”

這樣的直白讓徐佑默然,微微嘆了口氣,迎著她的眼神,柔聲道:“阿娪,你清減了……”

一聲阿娪,讓詹文君壓抑了多年的情緒再也無法控制,縱身撲到徐佑懷中,玉臂攬住腰身,感受著這個男人那似乎永遠可以依靠的溫暖胸膛。

如果……如果天意讓她忘不了徐佑,那就這樣吧,就這樣直到天荒地老,緊緊的,蜷縮著,再也不松開。

詹文君身為士族女郎,品性高潔,若非對徐佑情根深種,無論如何做不出這樣的舉動,能走到當下這步已經用盡了所有的勇氣和力量。柔弱無骨的嬌 軀幾乎要癱軟在徐佑的懷里,滾燙的俏臉像極了盛開的楓葉,美且艷!

最難消受美人恩!

徐佑不再顧忌禮法,不再顧忌郭勉和他背后的權勢,不再顧忌可能會造成的各種惡劣后果。此情此景,若再像上次那樣猶豫不決,既辜負了那段在錢塘相扶相持的艱難歲月,也辜負了懷里佳人不顧一切的決絕和深情。

潮如溪流,匯聚成海,然后勃發而洶涌!

徐佑將詹文君橫里抱起,邁向里間,詹文君雙手摟住他的脖頸,輕輕咬著唇,眼波里的情意濃郁的仿佛要滴出水來。

“七郎,我美么?”

“我見過揚州的春水,見過益州的山色,見過荊州無邊無際的冬雪,也見過江州連綿不開的煙雨,”徐佑悄然俯身,在她耳邊溫聲道:“可在至賓樓第一次見到你,我才知道,揚州的雅致,益州的俊偉,荊州的遠闊,江州的巧韻,都不如你唇邊的笑,眼里的光……”

“七郎!”

“嗯?”

“我喜歡聽你的情話,比你的文章詩賦更讓我心動!”

“傻瓜,文章詩賦是寫給天下人的,我的情話,卻只說給你聽!”

詹文君突然俏皮的揚了揚眉毛,似笑非笑的道:“是嗎?”

徐佑哈哈大笑,聰明人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事,隨手拉起了帷帳,立刻讓詹文君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這一夜,長枕橫施,大被竟床。

這一夜,橫波入鬢,半月臨肩。

這一夜,縱嚶嚶之聲,每聞氣促;舉搖搖之足,時覺香風。

人間樂事,至此為巔!

清明原本守在門外,耳朵微微一動,疑惑的抬頭看了看高懸的紅日,然后識趣的換防到了院門。冬至備好了茶,興沖沖的親自端著送來,被清明攔住,奇道:“怎么了?”

清明低聲道:“此刻不便去打擾……”

冬至先是一愣,繼而大喜,踮著腳尖往院子里瞧了瞧,難以置信的語氣問道:“真的?”

清明點了點頭。

冬至激動的差點打翻茶盤,道:“我還真怕小郎只愛男風,不好 女 色,將來沒了子嗣,這么一大幫子人可怎么辦……”

清明眉頭微皺,道:“這不是我們該操心的事!”

冬至吐吐舌頭,道:“是我多嘴!”

當月色侵入窗楹,散落的衣裙和雜亂的被褥登時變得迷蒙起來,詹文君躺在徐佑的懷里,青絲如瀑,映襯的肌膚如玉,十指相扣,親密非常,玉容盡是苦盡甘來的滿足和歡愜。

“七郎,這么些年,我終于把清清白白的自己交了給你。不管日后如何,終究是無憾了!”

徐佑輕笑道:“要這般說,我可也是清清白白的身子……”

詹文君噗嗤笑了出來,嬌俏的白了他一眼,道:“我才不信呢,你身邊可從不缺少才貌俱佳的女郎?!?/p>

徐佑頓時叫起屈來,道:“日月可鑒,我自幼修習白虎勁,要固本精元,后來受了傷,這幾年更是守身如玉,堪比魯男子……”

這話不作假,無奈詹文君剛才被欺負的狠了,無論如何不會相信,輕啐了一口,羞紅了臉,道:“你,你那么嫻熟……哪里是魯男子了?”

徐佑謙遜道:“我非生而知之者,好古,敏以求之者也!”

詹文君被他逗得花枝亂顫,螓首埋入被中,道:“這些東西,又怎么學得來?”

“天師道好合氣術,清明和其翼都是通曉道經的大家,偶爾聽得一二,對付你這樣的小女子,還不是泰山壓頂,手到擒來?”

“泰山壓頂……”

這詞聽著新奇,再聯想徐佑之前的動作,詹文君嚶嚀一聲,不肯再搭理徐佑了。直到半夜,徐佑才叫人送了膳食進來,親手喂著詹文君吃了些糕點,沉沉睡去。

天光未亮,詹文君就要悄悄離開,徐佑拉住她的手,笑道:“這里沒外人,不需要小心翼翼?!?/p>

詹文君愛憐的撫摸著徐佑的臉頰,道:“你這里都是心腹,我那里卻未必一心。昨夜未歸,若不早些回去,恐生出事端,惹人意亂?!?/p>

郭府內情復雜,徐佑不是不知道,正因如此,才更顯得詹文君的深情似海,寬慰道:“郭公那邊,我會想法子讓他同意,你不要擔憂!”

詹文君搖搖頭,道:“你不要擔憂才是!家舅待我恩重,若我非要侍奉在你身側,他或許覺得不悅,卻不會橫加阻擾。只是你的身份敏感,又值多事之秋,如果被人刻意把你我之事,勾連到江夏王處,勢必會讓主上和太子多疑。所以,為萬全計,我們還是先不要挑明為好……”

徐佑沉吟片刻,這是目前最好的解決方案了,嘆道:“只是委屈了你……”

詹文君性格堅毅,和徐佑遇到過的其他女郎截然不同,可一旦身心奉上,立刻又變了模樣,春蔥玉指點了點徐佑的胸口,嬌憨的道:“知道現在委屈了我,等將來有了別的姊妹,可不許讓別人欺負我!”

雖然徐佑前世里曾縱橫花叢,可處理起女人們之間的關系,照樣得焦頭爛額,沒想回到古代,一夫多妻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,不需要他再費心騰挪平衡,凡聰明如詹文君者,自然知道該如何應對。

不過話雖如此,卻不可宣之于口,徐佑信誓旦旦,道:“我何德何能,敢得隴望蜀?有君一人足以!”

詹文君立時眉開眼笑,欲離去時又道:“差點忘記正事……七郎要入崔元修的門內,其實不必著急,等一人從外地回來,難題可迎刃而解?!?/p>

“咦?”連安玉秀都辦不到的事,詹文君好像胸有成竹,徐佑道:“什么樣的厲害人物能讓崔元修俯首?”

“我賣個關子,就不告訴你!”

嬌笑聲中,詹文君迤邐遠去。徐佑苦笑著摸了摸鼻子,女人啊女人,關系走到最后這步,立刻就變得可愛又讓人頭疼。

可崔元修那邊已經等不得了,不能把全部希望寄托到詹文君口中的某人身上,該想別的法子,還得雙管齊下。

清明出現在徐佑身后,道:“為何是她?我還以為郎君心中所念是張玄機……”

徐佑沒有回頭,負手望著遠處天際的一縷清光,破開了黑夜和光明的界限,給人希望,也給人力量。

“情不知所起,道不清,說不明。為何是她?或許是因為我心中所念,除過張玄機,卻還有那個站在明玉山上,倔強的不肯服輸的女郎!”

河北时时推荐号码查询 在线棋牌下载送10元 时时彩漏洞稳赚技巧 河北时时走势图开奖号码 北京pk10官网 体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时时彩博e百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重庆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竞彩500 pk10app苹果 福建时时赌博 幸运飞艇滚七码雪球计划群 牛牛棋牌代理 大乐透停止投注时间 球深比分网即时比分007